浅谈语文课堂中的空白艺术

“空白”作为一种艺术表现手法,在语文课堂教学中恰如其分的使用,可以语文教学得到“事半功倍”的教学效果。学生在教师精心设计的“空白”之中,与自我对话、与文本对话,不仅学到了文本的知识,而且培养了自学自悟的能力。
关键词空白;目标;文本;内化;拓展
中图分类号G623.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-7661(2011)05-039-01

“空白”是一切艺术的表现手法之一,无论书画、文章,还是戏剧、建筑,无不利用空白使艺术作品虚实相映、形神兼备。在我的脑海里,一些“空白印象”挥之不去,回味悠长。提高语文课堂教学效率,使语文教学更富艺术性,选择“教学空白”不失为明智之举。有经验的教师就特别重视“空白艺术”,动静搭配,密疏调节,科学而又巧妙地创造机会,让学生智慧的火花在“教学空白”中、在所谓的“冷场”中迸发光彩。这正是—“风流不在谈锋健,袖手无言味最长。”
在语文课堂教学中,我们可以对整个过程精心设计,从以下几个方面制造“空白”。
一、留出“空白”,制定自我目标
我们知道,目标有导向功能。明确了学习目标,学生就会在目标的驱动下,主动去获取知识。在阅读教学中,引导学生去确立学习目标是必不可少的环节。面对新的课文,教师无需大包大揽,写出详尽的目标。因为,语文教材是按一定系统编写的,一般是由几篇题材或文体类似的文章组成一个单元。每组课文前面的“导读”都提出了单元求。而单元求就是各篇课文的基本目标。授新课时,教师只需先提示学生阅读“导读”,回忆基本目标。留出的“空白”则让学生在通过预习课文以后,结合自己现有的知识,确立属于自己的、个性化的学习目标。
二、留出“空白”,直接面对文本
新课标指出“阅读是学生个性化的行为,不应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”。所以,阅读教学中的对话中心是学生主体与文本主体的对话。阅读课应有较多的“安静”,在安静的环境中,让每一位学生细细地读文本,吸收文本信息,发现文本的意义。如《最后一课》,写到韩麦尔先生讲完最后一课的情景时,文章是这样结束的“他转身朝着黑板拿起一支粉笔,使出全身的力量,写了两个大字‘法兰西万岁!’然后他呆在那儿,头靠着墙壁,话也不说,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,‘散学了,——你们走吧。’”作者在这里没有大段的抒情和描写,也没有任何议论,却“句中无其辞,句外有其意”。此时,我没有一意孤行、自我陶醉地大讲特讲,而是抓住恰当时机,精心设计恰到好处的停顿,做“静场”处理,适当地留出“空白”,创设情境,让学生直接与文本对话。此时,学生细细地读,静静地想,从韩麦尔先生那无言的手势中,感受出当时的他那难以言状的复杂心态。
三、留出“空白”,进行知识内化
教育心理学的实验表明学生在一节课内,脑力工作节律是起伏变化的,有“兴奋波峰”,也有“疲劳低谷”的曲线。教师在教学中留出“空白”,让学生自己挑选、整理、吸收信息,给他们留出进行知识内化的时机。
如在学习了课文《梅花图》以后,我并没有急于问学生学到了什么,而是稍作停顿,说“学到这里,我不禁想起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一首诗。”接着深情地朗诵出《乡愁》“……而现在/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/我在这头/大陆在那头。”读完后,我一言不发。教室里一片沉静,音乐般柔美而略带哀伤的诗句与课文内容相映生辉,在短短的时间“空白”中,引发了学生们无尽的思索,使情感得到充实、升华。这样表面看来,由于留出“空白”,减少了教师的分析讲解,但由于是学生自己在特定的环境中主动并创造性地接受信息,因此他们便培养了举一反三的能力,能用已有的知识去获取更多的新知识,得到更深的感悟。这样,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会大大节省时间,使“空白”时间获得加倍的报偿,收到“涌泉回报滴水恩”之效。
四、留出“空白”,拓展阅读信息
我们知道,课本不过是个例子,教师的“教”是为了“不教”。学完了课文不能说是完成了教学任务。课内的练习是一种检测,课外的阅读更是一种拓展。所以,我常提供或鼓励学生在课外寻找拓展性阅读材料,留下一个阅读“空白”,使文章“余音绕梁”,让学生的思维在更广阔的空间内驰骋。这些文本与课文有关,容易激起学生的兴趣。它们或者内容与原文相似,或者主题与原文相似,或者是作家的其他作品。长期坚持,学生学语文的兴趣愈发浓厚,阅读能力有所提高,知识储备增多,成为“有底蕴的人”。
第斯多惠说过“不好的老师是转述真理,好的老师是叫学生去发现真理。”在课堂上留出“空白”,就是让学生更好的去“发现真理”。学生通过与自我对话、与文本对话,学到的不仅是课本的知识,更重的是培养了自学自悟的能力。语文教师“袖手无言”却“意味深长”,何乐而不为呢?